凯发电游在线注册网站|手握20亿现金还不起1.4亿债券 金洲慈航如今穷途末路
来源:东极新闻网    发布日期:2020-01-11 17:37:15

凯发电游在线注册网站|手握20亿现金还不起1.4亿债券 金洲慈航如今穷途末路

凯发电游在线注册网站,20亿现金在手,金洲慈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洲慈航)却付不起1.4亿债券回售款,光鲜亮丽的外壳下是江河日下的资产状况。

曾高商誉收购丰汇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汇租赁)开辟融资租赁业务的金洲慈航,如今已被拖入万丈深渊,大额负债不仅反超流动资产,还连累上市公司收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如今的金洲慈航业绩的没比同行高出多少,但偿债能力却已如垂暮老者…

债券违约或将引发债务危机

5月16日,一则未能按时兑付本息的公告使金洲慈航的资金问题浮上水面。

金洲慈航在2017年公开发行5.2亿“17金洲01”债券,期限为3年期,附债券存续期内的第2年末发行人调整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付息日为每年4月5日。

2019年2月,金洲慈航连发三份提示性公告将债券利率由6.9%上调至9%,并在存续期后一年保持不变。但似乎并没能留住债权人的信心,3月2日,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提供的债券回售申报数据,“17金洲01”的回售申报数量为520万张,回售金额为人民币5.56亿元(包含利息),剩余托管数量为0张。

也就是说,全部债券持有人全部要求回售债券。虽然后续经过协商,80%投资者撤回了回售申报,但依然有104万张债券要求回售,本息金额达1.4亿。

然而,金洲慈航就连1.4亿都拿不出来,5月16日,公告显示由于公司流动资金较为紧张,无法如期兑付“17金洲01”本金和利息。

自2018年业绩预报发布之后,金洲慈航的信用评级就应声而降,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今年内三次下调了“17金洲01”的评级,3月15日,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4月30日进一步下调至BB,5月21日最新信用等级已降至C。

作为营收规模超百亿的上市公司,金洲慈航到底“穷”成什么样,才能连1.4亿债券都还不起呢?猫妹翻看了金洲慈航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

年报显示,2018年金洲慈航全年营收104.8亿,下降10.41%,净利润亏损28.47亿,下降378.7%。2019年一季度亏损就更严重了,营收5.89亿,同比下降86.43%,净利润亏损8。。05亿,同比下降905.03%,比全季度营收还多。

截止2018年末和2019年一季度末,金洲慈航账面分别有货币资金16.09亿和20.03亿,但这只是账面的数字而已。

事实上,年报显示到2018年末金洲慈航有14.84亿货币资金被抵押、质押或冻结,占期末货币资金余额的88.89%,只有1.85亿可以自由使用,如此看来,流动资金是真的很紧张了。

猫妹还注意到,截止2019年一季度末,金洲慈航流动资产仅有165.76亿,而流动负债却有214.54亿,超出流动资产48.78亿,其中短期借款112.63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4.46亿,另外,股东股权质押占总股本比例已超过50%。

目前看来,未来一年内金洲慈航还将有多笔债务无法按时偿还,涉诉可能性极大。

  一朝引爆高商誉埋下的雷

如果仔细区分的话,金洲慈航负债如此之重基本是受丰汇租赁拖累,母公司资产负债表显示其流动资产完全能够覆盖其流动负债,而合并财务报表之后多出的176亿负债大多来源于丰汇租赁,这恐怕也是金洲慈航迫不及待要出手丰汇租赁的主要原因。

年报显示,金洲慈航主营业务分为黄金珠宝和融资租赁。

金洲慈航的融资租赁业务始于2015年斥巨资59.5亿买下丰汇租赁90%股权,溢价36.6亿全部计提商誉,去年猫妹就曾关注过高商誉的带来的减值风险。

自收购丰汇租赁后,2015年、2016年盈利预测完成率分别达到111.47%、111.95%,一路开挂,但是好景不长,2017年盈利预测完成率仅84.47%,综合算来,盈利预测完整率竟是正好100%。

果不其然,2018年金洲慈航就丰汇租赁计提商誉减值18.6亿,是造成亏算的主要原因。2018年7月16日,金洲慈航也发布公告将用持有的丰汇租赁有限公司70%股权置换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全资二级子公司内蒙古庆华集团腾格里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细化工)100%股权,差额部分以发行股份的形式补足。

但由于融资环境恶化等原因,这场资产置换无疾而终,但金洲慈航并没有就此放弃出售丰汇租赁的计划。

2019年1月31日,公告显示金洲慈航停止与庆华能源的置换协议,同时将丰汇租赁股权出卖给深圳深德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卖份额提升至90%,交易定价将以截至2018年末丰汇租赁合并报表净资产数额的90%的审计评估值为参考基础。

而之前审计机构对金洲慈航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在形成保留意见的三点原因中有两点与丰汇租赁有关,包括商誉减值的充分、适当性以及部分委托贷款的最终流向和可收回性。

除此之外,目前丰汇租赁尚有2亿元咨询服务合同纠纷在诉讼中,截止2018年末,丰汇租赁对外担保余额达22.23亿,占丰汇租赁和金洲慈航净资产比例分别为389.9%和33.58%。

偿债能力急速下降

想要抛掉丰汇租赁这个“烂包袱”尚有极大的不确定性,金洲慈航自身的危机却是此起彼伏。

猫妹查找了同样以黄金珠宝为主业的几家上市公司近8年的相关数据,包括老凤祥、明牌珠宝、周大生和安迪苏。与同行业其他几家上市公司相比,金洲慈航的偿债能力是逐年下降,资产负债率从2011年只有37.24%一路飙升至2018年78.63%,比第二名还高出26%。

更加一言难尽的是金洲慈航的流动比率,从2011年2.54一路下跌至2018年不足0.8,而其余四家公司的平均值是2.85。

与高负债相生相伴的就是高利息费用,自2015年高溢价收购丰汇租赁以来,金洲慈航财务费用连年攀升,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35.39%,2018年财务费用已达到12亿,占总营收比例为11.45%。

在金洲慈航“风雷汇聚”之时,同甘之后的高管们似乎并不想共苦,自2018年下半年至今,共有8位高管离职。

本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金洲慈航,偏偏又对别人无比“慷慨”。

截止2018年末,金洲慈航对外担保总额达40.25亿,占公司净资产61.22%,子公司及其附属企业非经营性资金占用14亿。

丰汇租赁能否成功出手悬念还很大,而金洲慈航1.4亿债券违约还只是刚刚开始…


上一篇:贾跃亭破产:亡羊补牢or金蝉脱壳

下一篇:端午节,北方习俗吃鸡蛋,别总白水煮蛋,做五香茶叶蛋,茶香浓郁